訂房搶折扣 GA HOUSE – 台南旅遊便宜

最近很想旅遊放輕鬆

但是訂房還限時挺麻煩的…

閒閒上網看到…

住宿優惠卷> GA HOUSE – 台南

價格還挺優的!折扣還挺不錯!

就決定去這度假爽一下啦!

而且聽說這邊是可以全世界訂房

也太方便了吧!!不用在那邊找翻譯啦QQ

GA HOUSE – 台南 的介紹在下面

如果有興趣到這附近玩的,不妨可以看看喔!

以下是 GA HOUSE – 台南 的介紹 如果也跟我一樣喜歡不妨看看喔!

PS.如果想省錢的話,用信用卡訂房享受現金回饋是個不錯的選擇哦!!

這裡有幾張現金回饋卡的介紹,可以參考看看唷!!~~請點我參考!!

限量特優價格按鈕自助旅行飯店

商品訊息功能:

商品訊息描述:

主要設施

  • 空調
  • 旅遊諮詢/購票服務
  • 腳踏車出租

熱情款待

  • 獨立浴室
  • 免費盥洗用品
  • 吹風機
  • 有線電視服務
  • LED 電視
  • 免費自助停車

鄰近景點

  • 虱目魚主題館 (0.4 公里)
  • 林默娘公園 (0.5 公里)
  • 億載金城 (0.5 公里)
  • 億載金城 (0.6 公里)
  • 札哈木原住民公園 (0.7 公里)

商品訊息簡述:

GA HOUSE – 台南 討論,推薦,開箱,CP值,熱賣,團購,便宜,優惠,介紹,排行,精選,特價,周年慶,體驗,限時

注意:下方具有隨時更新的隱藏版好康分享,請暫時關閉adblock之類的廣告過濾器才看的到哦!!

下面附上一則新聞讓大家了解時事

(中央社記者尹俊傑北京13日電)中國大陸外交部官網近期更新,在高層官員簡介末尾標註婚育狀況,成為大陸率先透過官網公布高層婚育資料的部委。其中,大陸外交部長王毅已婚,育有1女。

中國大陸中央電視台報導,大陸外交部官網日前更新高層資料,中共第18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委員謝杭生正式出任中央紀委駐大陸外交部紀檢組長,他的簡介末尾特別註明「已婚,有一子」。

大陸外交部其他高層官員的官網簡介也都標註了婚育情況。大陸外交部成為國務院25個組成部門中,唯一透過官網公布高層婚育資料的部門。

大陸外交部官網的簡介網頁顯示,王毅1953年10月生,北京市人,經濟學碩士。在個人經歷底下載明他「已婚,有一女」。

報導指出,王毅2013年出任大陸外交部長後,部長助理以上的外交部主要官員都已公布自己的婚育情況。

新京報今天刊發社論指出,婚育狀況在內的官員家庭資料屬於公職人員應讓渡的「隱私權」重要組成部分,對加強監督權力運作有重要作用。此外,高層官員主動公開自身的家庭資料,也有利於塑造親民形象。

文章表示,大陸外交部透過官網公布高層官員婚育資料,有先行示範作用。公眾希望其他部門能跟進,營造官員婚育等狀況常態公開的氛圍。1051113

想認真討論民主,真的很難。理由很簡單,時至今日,民主早就超越最初作為政治主張或制度建議的層次,差不多就是種「宗教」了;正如同法國學者埃爾梅(Guy Hermet)早就提醒的:「生活在我們這個時代,若竟然質疑民主的合法性,顯然是不識時務的。」

事實是,民主並非自始就是種普遍選擇。廣義民主國家數量直到1970年代仍不過40個左右,直到蘇聯解體與冷戰結束後,才在1990年代初暴增到約100個,並於2000年代初來到120個的高峰,以致許多人樂觀地預測21世紀將成為貨真價實的「民主時代」。更甚者,民主的存在說服力絕非單純以「量」取勝而已,既然多數的大國都是民主國家,尤其是美國,民主總該有點道理才是。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 }

但就在大家肯定民主「質量均優」的同時,情勢卻悄悄有了些微妙轉變。根據「自由之家」統計,不僅全球自由度從2006年起連續10年呈現下滑趨勢,為近40年來最長的一段下坡,單單2015年便創高峰有72個國家出現自由倒退跡象,民選自由國家總數亦降至1995年以來的最低點。科蘭茲克乾脆在2013年以《民主退潮》作為書名,副標題聳動地寫下「中產階級的反動與代議政府的全球性衰退」。

如同剛結束,被謔稱「史上最醜陋選舉」的美國總統大選,大家不禁要問:民主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或者,民主到底存在什麼我們不知道的問題?

答案其實不難。例如達爾(Robert Dahl)早在1961年便直率提問:「在一個成年人幾乎均可投票,但大家在知識、財富、社會地位、與官員接觸和其他資源等,都不平等分配的政治系統中,到底誰在真正統治呢?」換言之,現行民主一點都不民主。其次,民主雖強調「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相較服從多數很容易可做到,只要接受選舉結果便是,問題是,少數意見該怎麼被尊重呢?更別說,倘若投票率太低,多數又真是多數嗎?

總之,少數菁英把持,人民根本沒有實質參政機會,加上「所謂多數」挾勝選忽視甚或霸凌少數,不啻當代民主癥結所在。在大環境相對穩定、人民平均教育程度有限,尤其是資訊流通網路不發達的情況下,這些缺陷或許就算了;相對地,一旦社會略趨不穩,人民知識水準與自覺性上升,且資訊無法被政府或傳統媒體壟斷的話,前述缺陷大概就難以被忍受了。

以這次美國大選為例,川普能在媒體一面倒的情況下「暴冷」獲勝,固然反映出傳統媒體不再能壟斷資訊,甚至未必能全面代表輿論的現實,選後美國各地此起彼落的示威抗爭,又何嘗不是對現行制度下,少數根本無法被尊重的焦慮與反動。至於在太平洋彼岸,南韓首爾街頭上百萬民眾對總統朴槿惠的憤怒吶喊,更直接凸顯出人民對領導菁英自鎖於「密室」把持政治的極度不滿。

別以為能投票就是民主,還早著呢!(作者為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教授)

(中國時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